找回密码
登录 | 注册

查看: 762|回复: 68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[其他] 【笑谈龙武之天魔道】

[复制链接]
跳转到指定楼层
1#
发表于 2020-1-19 12:09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

x


《笑谈龙武之天魔道》

第一章 入门试剑

(注:本故事历史背景纯属扯淡,请勿当真。另外为了写得顺手一些,我们假设玄宗都是用剑的好不好。)

玄宗派。

这里是高手如云的修道圣地,不知有多少热血青年趋之若鹜。

有的为踏入大道。

有的为踏入绝顶。

而玄宗掌门修隐真人,正是同时踏入这两条路的人。

可他,从来无意于这些凡俗名分。

这日玄宗又来了一位少年。

负责试剑之人,是自小在玄宗长大的李月夕。

试剑,说得通俗点,就是探探拜师者的底子,试试他的武功剑术。

来者衣着朴素,面容俊朗,时刻笑呵呵的,看起来开朗之极。

少年站在广场之上,四周围满了玄宗**,他好奇地环顾四周,看来对这响负盛名的圣地充满期待。

不知等了多久,面容清秀的李月夕来到他面前,抱拳道:“在下李月夕,给你试剑之人。”

少年连忙躬身一揖:“在下吴铭,久仰玄宗大名,今日特来拜师学艺。”

李月夕:“为何选择本门?”

吴铭:“玄宗立派数百年,渊远流长,掌门修隐真人更是得道高人,在下此行便要求悟大道,探寻绝顶剑术。”

李月夕:“为何要入绝顶?”

吴铭:“天下好男儿哪个不愿踏入绝顶?”

李月夕:“何为绝顶?”

吴铭:“无人能敌,便是绝顶。”

李月夕:“无人能敌,岂不寂寞?”

吴铭:“这位师兄,既是试剑,又何需多言?要试便试吧。”

边上一位**打趣道:“我们月夕师弟首次试剑,自然要多说几句。他平日可不爱说话,兄台该多加珍惜才是。”

吴铭闻言连连抱拳:“在下荣幸之至!月夕师兄若想聊,便是畅聊三日三夜也无妨。”

周围一通大笑。

李月夕面无表情:“试剑吧。”

他指尖微抬,背后长剑出鞘,自发飞旋至吴铭身前,吴铭急忙拔剑来迎。

他一剑格开飞剑,兴奋道:“这便是玄宗鼎鼎有名的御剑之术吗!真是帅极!”

李月夕:“试剑莫要走神,小心伤了性命。”

话音刚落,飞剑剑尖已抵在吴铭鼻尖。

吴铭盯住剑尖,连连道:“方才走神,不算不算,重新来过!”

李月夕却指尖回转,飞剑回入鞘中,淡淡道:“试剑完毕,我去禀报师父,兄台自便。”

说罢径自离去。

吴铭大声道:“哎哎哎,月夕师兄,咱俩还未畅聊呢!”

边上**道:“已经走远啦,月夕师弟年纪虽轻,但天赋惊人,连步法也不是常人能及。瞧瞧,眨眼已没了踪影啦。”

吴铭:“多谢师兄相告。”
2#
发表于 2020-1-19 13:29 | 只看该作者
开始写玄幻小说啦

点评

游戏设定都陌生了,写游戏小说太生硬了,还是玄幻可以搞一搞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-1-19 14:47
3#
发表于 2020-1-19 13:32 来自手机 | 只看该作者
顶一下,棒棒哒

点评

感谢感谢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-1-19 14:47
4#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-19 14:47 | 只看该作者

游戏设定都陌生了,写游戏小说太生硬了,还是玄幻可以搞一搞
5#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-19 14:47 | 只看该作者

感谢感谢
6#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-20 11:29 | 只看该作者



第二章 入宗潜修

静心殿。

须发皆白的修隐真人,面容却如中年人一般,双目平静如水,没有一丝波澜。

李月夕躬身道:“师父,拜师者名为吴铭,资质上佳,但不好潜修,入门与否,全凭师父定夺。”

修隐真人:“好徒儿,你自认离入道还有多远?”

李月夕一怔:“师父曾说,徒儿离入道只剩一步之遥。”

修隐真人:“这一步可大可小,全看机缘。也许机缘未到,这一步便是一生。徒儿,你与那吴铭颇有缘分,或许你那一步,还需靠他。”

李月夕:“师父之意……。”

修隐真人:“你自小天资聪颖,武学心性皆属上佳,因而为师也不多言,缘分到了,你自会明白。今后吴铭就由你带吧。”

李月夕:“是,师父。徒儿告退。”

李月夕退出静心殿,一路深思,很快来到广场,此处只剩吴铭一人。

李月夕瞧了瞧吴铭,仍旧波澜不惊:“随我来。”

吴铭大喜:“好嘞师兄!”

两人行至仓储房,李月夕取出玄宗**服,又去剑阁取出一柄长剑,一律交于吴铭。

李月夕:“明日起,你每日早起随众师兄下山打水,而后自行打坐冥想即可。”

吴铭:“每日打水冥想?那何时练剑?”

李月夕:“等你冥想有所感悟,我自会教你。”

吴铭:“如何才算有所感悟?”

李月夕:“深思天地之道,御剑之道,万物之道。”

吴铭:“一头雾水。”

李月夕:“所以才需打坐冥想。”

吴铭:“那去何处打坐?”

李月夕:“随意,莫去禁地即可。”

吴铭:“今日已无需打水,那我这就打坐?”

李月夕:“请便。”

吴铭:“师兄你呢?”

李月夕:“我有我的事。”说罢自行离去。

吴铭挠挠头,自语道:“一个个如此高深,要我感悟多少年才能到此境界?”

他摇首轻叹,当即打坐去了。

广场开阔,空气清新,在此打坐,心情愈显愉悦。

此后,他每日随众师兄上下山打水。初始几日累得腰酸背疼,而后渐渐适应,便成了家常便饭。

每日打水上山,路过玄宗那条清水河,便会看到李月夕在那河面中心静立,不知思索些什么,也不知在看些什么。

往往一站便是一整日。

吴铭问过众师兄,为何唯独李月夕无需每日打水。众师兄打趣道:“因他离道最近咯!”

打水之后便是广场打坐冥想。

众师兄练剑均在广场,吴铭每次打坐之间,都会眯眼偷瞧师兄们练剑,并将那些个剑招牢记于心,到深夜再慢慢钻研。

这一日,李月夕并未静立河边,却是来到了广场,走至吴铭身前,见吴铭盘膝而坐,双眼似闭似眯,心神丝毫不静。

李月夕:“师弟,这几日冥想可有感悟?”

吴铭一惊,急忙起身:“哎呀,师兄今日为何有空看望师弟啦!”

李月夕:“不知你在此打坐,是深思?还是习剑?”

吴铭:“习……啊,自然是深思了。”

李月夕:“既已深思多日,不妨将感悟告知于我,我好因材施教,传你剑招。”

吴铭支支吾吾:“感……感悟……这……”

李月夕直视他道:“你的感悟,恐怕只有剑招吧?”

吴铭:“我……这个……”

李月夕也未见动怒,仍旧话语平淡:“师弟既已习剑多日,不妨与我拆解几招,看看师弟悟性如何。”

吴铭连声道:“不敢不敢,师兄剑术高超,师弟怎敢妄作讨教?”

李月夕却已拔剑:“你既执着于剑术,又何必苦苦压抑?修心本就该随心随性,自然而然。过于压抑,反易生心魔。来,今日便做做你感兴趣之事。”

吴铭:“此话当真?师兄不怨我好高骛远?”

李月夕:“感悟与否全在缘分,你若无心潜修,我再强求也无济于事,不如投你所好,顺水推舟。”

吴铭:“哈哈,师兄果然通情达理,看招!”

此刻尚在练剑的众**纷纷围观上来。

李月夕号称玄宗首席**,每日不是河面深思,便是找师父讨教,其剑术甚少示人,此次机会难得,众**自然不愿错过,观剑一次,人人均受益匪浅。




7#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-21 10:10 | 只看该作者



第三章 豆蔻年华

气震九霄千重劲,剑破长空万里凝!

李月夕的剑如灵蛇般顺着指尖飞舞,剑气化为气旋在剑周萦绕,吴铭吃力之极,应付得满头大汗。

他的剑虽然飘逸灵动,已算上乘,但李月夕的剑却让他没有丝毫还手之力,那**感压得他喘不过气来。

围观**纷纷屏气凝神,认真观察着李月夕的一举一动,毕竟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学习机会。

此刻的主角无疑是李月夕,而吴铭只能做那无辜的背景布。

眼看吴铭渐渐不支,李月夕微微叹息,收剑入鞘。

吴铭松了口气,单膝跪地,用剑支撑着身体,大喘粗气。

李月夕:“你天分奇高,短短数日便习得如此境界,只是未有冥想感悟,你的剑招便无灵魂,无论如何也达不到一流。方才疲于应付,正因为你的剑只有形,没有灵。只是用剑,而非御剑。”

吴铭还在大口喘息:“师……师兄,我……明白了……若无冥想感悟……而……而只走剑招捷径……就……永远无法……一流……”

李月夕:“师弟,好自为之。”说罢转身离去。

四周传来鼓掌叫好声,既是称赞李月夕的高超剑术,也是佩服吴铭的惊人天赋。

吴铭这才发现,原来自己并不是预想中的背景布。

而李月夕这种用行动来教育的方式对吴铭来说,似乎比大发雷霆管用多了。大发雷霆定然会激发他的逆反心理,而行动教育才会令他不由自主反思自己的不足。

此刻他已经深刻体会到了冥想感悟的重要性,决定不再好高骛远。

潜心修行才是正道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玄宗俗家**荀武要来与修隐真人叙旧。

荀武是位七八十岁的老头,虽然年纪赶不上修隐真人,但外观却比其老得多。

荀武要来,玄宗**们都很激动。

因为荀武老人有位貌若天仙的孙女,叫荀栖雨,正值豆蔻年华,且未谈婚论嫁。

修隐真人曾说过,修心者,戒淫不戒色,自他执掌门之位,便不再禁止玄宗**娶亲。

于是得知荀武及荀栖雨要来,**们都蠢蠢欲动了。

唯独两人未受影响。

李月夕,吴铭。

自从吴铭打坐冥想有所感悟之后,便天天随李月夕一起静立河面之上。

荀武到来当天,两人都还在清水河潜修。

李月夕望着河水:“师弟,你觉得这水清吗?”

吴铭:“清,清得透明。”

李月夕:“师父说,水近道,可我面对流水十二年,却无论如何也悟不了。我想放下,想顿悟,却发现并无可放,也并无可悟,因为我从未拿起,便谈不上放下。”

吴铭:“拿起是指什么?”

李月夕:“拥有舍不得的东西,就是拿起。我想过了,未经历轰轰烈烈,便不能大彻大悟。未经历极度黑暗,便不能踏入光明。我从始至终都太过平静,才无法有更多体验。所以我想下山求道,去拿起需要放下的东西。”

吴铭:“下山求道?那我呢!”

李月夕:“你继续苦修吧,等你也有这种困惑了,就也能下山求道了。”

吴铭:“那你要去多久?”

李月夕:“看造化吧,少则数月,多则数年。”

吴铭:“何时去?”

李月夕微笑道:“现在。”说完便去了静心殿。

吴铭却怔在当场。

他……竟然笑了?

从来没见李月夕笑过。

刚才那个微笑,竟那么的好看。

就像和煦的春风拂过大地。就像清澈的甘露灌入农田。

吴铭一路跟着李月夕来到静心殿,却发现大门紧闭,门外聚着大批**,门旁阶梯上,则坐着一位豆蔻年华的貌美姑娘。

月儿般柔和的目光,微微自然卷的黑色长发,青涩秀丽的面容,朴素淡雅的衣裳,含羞带怯的笑容。

恐怕只要是个正常男人,都会为之着迷。

吴铭就被她深深地吸引了。

这些**想必也是被她吸引来的。

唯独李月夕没有任何反常。

他环视众**道:“为何不去练功?师父让你们在此守候?”

一名**道:“月夕师兄,我等瞧瞧便走。”

那姑娘看到李月夕却是眼睛一亮,甜声叫道:“月夕哥哥!”跑到李月夕身边,挽住他胳膊一脸欣喜,看得众**一怔一怔的,黯然顿生。

李月夕不动声色地推开小姑娘:“荀栖雨,别闹,我找师父有事。”

荀栖雨撅嘴道:“你师父与我爷爷在商讨事情,不让人进去呢。”

李月夕:“商讨何事?”

荀栖雨:“我也不知。月夕哥哥,陪我玩玩嘛,一人在此无聊得紧。”

李月夕撇了一眼众**:“不是有如此多师兄弟陪你?”

众**眼睛一亮。

荀栖雨:“我只跟月夕哥哥玩得来。只有你与我年纪相仿。”

再次黯然。

李月夕指着吴铭道:“这不有个与你年纪相仿的?”

吴铭精神一振,赶忙跑到荀栖雨面前:“这位师妹,在下吴铭,是本门新进**。”

荀栖雨:“新**该叫我师姐才是。”

吴铭立马改口:“师姐好!”

荀栖雨掩嘴笑道:“首次听人叫我师姐,真是棒极。”

吴铭立刻顺杆往上爬:“那师姐可否陪师弟玩耍?”

荀栖雨:“月夕师兄一起玩呀。”

李月夕:“我有正事,无心玩耍,就让吴铭师弟陪你吧。”

荀栖雨满脸失落:“好吧……”

吴铭一把拉住荀栖雨小手:“小雨,走,我带你去个好地方。”

荀栖雨:“你叫我小雨?自小到大只有我爹这般叫我,不许你叫,你该叫我师姐才是。还有,不许拉我手,男女授受不亲!”

吴铭拉着荀栖雨边跑边道:“到了就放。”

静心殿外,众**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能从对方眼里看到失魂落魄。

李月夕哭笑不得,也没去管他们,只静静在门口等候。

时间长了,众**也就纷纷散去了。

静心殿内。

荀武与修隐真人左右而坐,荀武轻抿茶水,叹息道:“修隐师兄,不知是否记得当年的李逍遥?”

修隐真人:“自然记得。”

荀武:“他独自将独女忆如扶养长大,这些年隐居余杭,是日渐消瘦。我曾与他颇有交情,对他深感敬佩,也从而感到些许担忧。李逍遥少年时便痛失挚爱,知己挚友红颜也纷纷逝去,人世间的苦,他已快尝遍了。”

修隐真人:“生离死别是自然,悲欢离合只是一种态度。酸甜苦辣皆由性而生,平心再回首,那苦,又何尝不是一种乐?懂得随心随性、自然而然,便没有什么放不下的了。”

荀武:“师兄这境界,想必师弟我是望尘莫及了,只望师兄能对李逍遥稍作提点,让他解开心结,少受些煎熬才是。”

修隐真人:“他的苦,还需自己慢慢品悟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,旁人难为之。哪天他懂得失去才是真正的拥有时,离道也就不远了。”

荀武:“至少稍许点拨一下,教他少走些弯路。李逍遥曾间接救过我性命,师兄哪怕派个**传个话也是好的。”

修隐真人:“好吧。师弟放心便是。”

荀武:“如此真是感激不尽。”

8#
发表于 2020-1-21 19:28 | 只看该作者
哈哈 铭辰过年也休息有时间写啦

点评

休息是休息,但是在家比上班还忙,这都挤时间写的,隔几个小时就写一点点,凑满一章。。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-1-21 22:28
9#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-21 22:28 | 只看该作者
龙武版主--浅浅 发表于 2020-1-21 19:28
哈哈 铭辰过年也休息有时间写啦

休息是休息,但是在家比上班还忙,这都挤时间写的,隔几个小时就写一点点,凑满一章。。
10#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-22 00:55 | 只看该作者


第四章 下山求道

绿树林立,淡淡阳光挥洒而下,透过片片树叶,映成一个个灿烂的小光圈,温暖中洋溢着祥和。

吴铭仰躺在草地上,感受着阳光的轻抚,表情享受之极。

荀栖雨双手抱膝坐在他旁边,撅嘴道:“这便是你说的好地方?无趣极了。”

吴铭:“静心感受阳光,感受绿树,感受青草,感受微风,多么美好。”

荀栖雨:“我还是想跟月夕哥哥玩。”

吴铭坐起来:“你与他相识许久了吗?”

荀栖雨仿佛被带入美好的回忆中,脸上带着甜甜的笑容:“六岁那年,爷爷带我来玄宗,便是月夕哥哥陪我玩耍,那时他对我关怀无微不至,但如今却对我不冷不热,恍如陌生人一般,好生奇怪。”

吴铭:“他已快踏入大道,自然要摒除杂念咯。”

荀栖雨抽了抽鼻子,眼圈竟有些红了:“我不要他入道,我要他陪我……我要他对我好……”

吴铭急道:“哎呀师姐,你可莫要哭啊,你哭了,我责任可就大啦。”

荀栖雨擦擦眼睛,深吸一口气:“抱歉,叫你见笑了。”

吴铭:“怎会?人人皆有软弱一面,何况你这等娇滴滴的小姑娘。”

荀栖雨顿时破涕为笑:“我如何就成娇滴滴的小姑娘了?”

吴铭笑了笑,却没再接话。

他心里微微叹息。

我又何尝没有软弱一面……就是为了摒除那一丝软弱,我才想要立于绝顶。

荀栖雨看看吴铭,微笑道:“师弟,你何时入的玄宗?”

吴铭很开心,荀栖雨终于主动询问他的情况了。

他道:“来时初夏,现已入秋。”

荀栖雨:“你这**还新得很哦。”

吴铭:“不过师父与月夕师兄都说我天赋惊人,习剑极快!”

荀栖雨:“哦?天赋高于月夕哥哥?”

吴铭:“你为何唯独唤月夕师兄作‘哥哥’?”

荀栖雨面带一丝羞怯:“只因我心所属,尽是他。”

晴空万里,却似有一道霹雳直轰天灵盖。

吴铭怔怔看着荀栖雨甜甜的笑容,心里很酸。

说出心之所属的那一刹,她的笑是发自内心的。

她的笑是那么的美,李月夕的笑却也那么好看。

他们真的是天生一对?

我就注定只能做配角?

就因为迟来了十二年。

十二年。

李月夕对着流水十二年,便淡化了对小雨的感情,而小雨,却想念了十二年。

我呢?我算什么?

连那流水都不如。

面对荀栖雨的笑容,吴铭怔了好久好久。

荀栖雨奇怪道:“师弟,没事吧?”

吴铭一恍神,突然抓住荀栖雨的手:“小雨,我此刻与你相识,算晚吗?”

荀栖雨小脸通红,连忙抽开手:“师弟,你哪里不适吗?”

吴铭一怔,垂首道:“抱歉,方才失态……”

荀栖雨也垂首道:“无妨……”

气氛一时间尴尬起来。

其实,只要能与她相处,这种尴尬,又何尝不是一种享受?

吴铭刚刚想通,老天却连这点尴尬也要破坏。

一名**跑来对荀栖雨道:“师妹,你爷爷叫你过去。”说罢还撇了眼吴铭。

荀栖雨犹如解脱一般松了口气,道:“我即刻便去。”

**点点头,先走了。

荀栖雨转首道:“师弟,失陪了。”

吴铭强笑道:“无妨,我本就是特意陪你的,你走了,我也该回去练功了。”

荀栖雨微笑道:“嗯,日后还来寻你玩。”

吴铭喜道:“当真?”

荀栖雨:“绝无虚言。”

吴铭:“妙极妙极,师姐再会!”

荀栖雨:“师弟再会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静心殿。

修隐真人立于大殿正中“天地”二字之下,两边站着不少**,包括荀武爷孙俩和吴铭。

面前,李月夕正单膝跪地,双手捧上佩剑:“师父,**决意下山求道,去拿起需要放下的东西。”

修隐真人点首道:“你能想通此节,也算缘分,放心去吧。”

李月夕:“谢师父。”

荀栖雨默默凝望李月夕,轻咬下唇,似在犹豫什么。

即将告别生长之地、踏入陌生凡尘的少年,会掀起怎样的波浪?

他又该如何追寻他的道?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
五百万彩票 五百万彩票 五百万彩票 五百万彩票 五百万彩票 五百万彩票 五百万彩票 五百万彩票 五百万彩票 五百万彩票